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好色师傅与小师妹
好色师傅与小师妹
那日,师父喊小师妹独自去后山。


  师父语重心长的对她:“徒儿,对比一下你的师哥师姐,你最近武功不见长进呀!”


  “对不起师父,我一定会努力习武,一定能赶上师哥师姐的。”小师妹低着头,低声回应。


  师父一副关心的模样,伸手拉过她的小手,询问道:“师父知道,你也很努力,但一直未能突破关口,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呀!”


  师父贴近小师妹热情询问,他身材不高,眼睛刚好色眯眯的盯着小师妹柔软的乳峰,他握着小师妹的手又向身前拉了拉,师妹小手温润柔软,光滑白净,师父压在上面一遍遍的抚摸,师父的手掌肥厚,压在上面厚重油腻,手指粗糙,指尖划过小师妹的嫩肉,麻丝丝的,她想要拿开,但有些不敢。


  师父觊觎小师妹娇嫩的身子已经很久了,无奈平时家里婆娘看得紧,要的频繁吃得也欢,根本是有心无力,但吃紧归吃紧,自家的婆娘总也解不了心里的骚动。每当看到小师妹身子越发成熟起来,玉臀挺翘扭动的样子,就想爬到后面日进去,小师妹胸前的波涛一把握到手里,满手的酥软柔和。


  “来!为师帮你把把脉,看是不是身体某处气穴阻塞,影响了修行。”师父贴着小师妹的身子,握住她盈盈一握的手腕,缓缓按住脉搏,细细的把握,他多想拉着小手塞到衣裤里面,让她握着轻轻套弄搓揉。


  师父一脸陶醉,幻想着小师妹两个青葱玉指捏住火红的头,轻轻低下头吻了上去,秀发披散着散落在肉笋上面,轻轻的扫荡着凸起的青筋上,一股酥麻袭上肉口,刚刚好小师妹的唇盖在上面,舌尖一挑肉口,一股透明的蜜液流了出来。


  小师妹见师父认真的样子,真的像在帮她检查经脉状况,但师父的下身又不知为何一直在她大腿磨蹭。


  小师妹明显感觉到那根坚挺,还有火热,她还不知到,师父流出的水已经蹭到她的腿上,越来越多。


  “师父,师父!你看出来了吗?”小师妹喊了两声,师傅才回过味来。


  “嗯?哦!为师已经探明症结所在,不知当不当说?”师父言辞凿凿的说道。


  小师妹连忙询问。


  “不方便说,但作为你的师父,我又不能不为你授业解惑,我说了就不得不为你治疗,好为难!”


  “一日为师,我都听听师父教诲。还需师父帮我!”


  “小师妹你这样说了,我不能不帮你。其实你是身上有两处大穴和一处小穴陷入武学上的堵塞,要想突破,必须行以有效的方法,打通郁结。”师父说时,眼睛又偷瞄了下小师妹那副胸脯,高耸饱满。想起每次练功的时候,抬手弯腰呼之欲出的春光,更有腾起跳跃时的肉浪,托在手掌上会是何等份量,可想而知。


  “那就求师父帮徒儿打通阻塞,助我突破关口,武功大进,早日为父母报仇!”她双手抱住师父的手,万分激动。


  师父感到手臂一团柔软温热,蹦蹦跳跳,原来小师妹一激动,抱着他的手,几乎抱在怀里,那饱满的胸脯贴到手臂上也是欢快跳跃。


  “不要总被仇恨所困嘛,要学会放松身体,不然只会气结成团,你的气穴堵塞就是因此而起,两处戾气已经郁结在胸口!”一边说着,师父的手就向她饱满的胸脯按去。


  没有给小师妹纠结的时间,师父的手一下就按在她饱满的胸脯上,还在胸前一阵推揉,小师妹娇嫩的乳头传来一阵酥麻,似乎真的有股戾气郁结于此。


  “喔~不要呀!师父你干什么啊!”小师妹脑子里一片空白,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
  “什么不要呀,不是你请求师父帮你的吗!这都是为你好。”师父手捧在下面,推了推,乳球看似柔软,你欺负它,它就一浪一浪的拍你。


  “师父,不是,你搞我那里做什么?”小师妹抓住师父的手,比划着揉了两圈。


  师父知道她还不太懂人事,只是懵懂男女之事,出于本能的觉得不妥,掩饰道:“你难道没有感觉到这里重重的,闷闷的?”


  师父用力按在上面,手里面的肉球紧紧向外扩张,随时都要弹起来。


  “我不知道,可你弄我这里我觉得好奇怪,你别再弄它了,好嘛。”小师妹躲了躲,没躲掉,胸倒是又圆鼓鼓的挺起来,又被师父按住。


  “别介意,不可讳病忌医,让师父再摸一摸,好不好医治。”


  “师父你别用手抓我呀,你又弄痛我了!”


  师父又抓到手里,快活的合不拢嘴,这时再不客气,干脆像头猪一样拱上去,一下趴在小师妹的乳房上大力的嗅她少女的乳香,贪婪的喘息声就像肥猪吭哧吭哧的寻找食物。


  “唔~唔~师父你别弄我了…”小师妹推着师父的胖脑袋,胸前薄衫都湿透了,微微透着粉嫩的蓓蕾,小师妹还不懂保护胸部,这时候还没束起抹胸,真是便宜了师父这个大猪头。


  师妹推着师傅的脑袋,胸前衣服早被师父拱得凌乱张开,一团嫩肉被师父大口吸的红粉粉的,胸肉紧致的皮肤薄如蝉翼,透着里面乳肉的白嫩和微青色的脉络。


  师父干脆向小师妹的香唇拱去,小嘴唇水润粉嫩微微翘起,师父一张老嘴啪嗒一下咬上去,囫囵吞枣似得把嘴和脸啃了个遍。“师父来帮你把戾气拔出来,唔,唔!真香,少女就是甜。”师父一张大嘴巴,大张着噙住师妹的小嘴唇,一下包住,舌头一直去顶小师妹的贝齿,师父馋嘴的吞咽着她的津液,清香甘甜。师父顶开她的贝齿,舌头急忙侵略进去,舌尖勾住她的香软舌尖一圈圈的吸食干净。


  小师妹用力再推师父,喘息未定的说着“师父,不要!弄~我~”


  师父抓住她的手,责问道:“师父这是在帮你,你要不理解,我现在就可以放开你!但我也不在教你武功了,你资质欠佳,气穴郁结,教有何用!”师父假装发怒,紧紧盯着她。


  “呜~呜~师父你千万不能不管徒儿,徒儿知道错了。”小师妹明显感觉不妥,但她也未经人事,不懂更多男女事情,又不能排除师傅是为她好。


  师父知道她心里在挣扎,这时候还不麻利点,更待何时。师父透过衣摆,一下握住她胸脯的嫩肉,手掌哗啦啦的一阵搓揉,用力包在上面,一圈一圈的推揉,饱满的乳肉就撑满领口,白嫩嫩的丰满动人。再一松,急急弹起来,把胸衣都撑破,晃悠悠的挂在胸前。


  小师妹抓住师父的手,也不能阻止师父的疯狂揉弄,一双手伏在胸脯上面,就像抓着师父的手,在解放胸前饥渴,一对乳头坚硬的挺立着,划过来一下又弹回去,红肿发胀。


  “呜!是不我这里太大了,影响练功!”


  “嗯,嗯,胸前郁气太大,撑了起来,师父这样揉一揉,是不是胸前郁结有些畅快了,为师来帮你再输入些内力,打通一下郁结。”师父双手平推在师妹的双乳上。


  “嗯,谢谢师父,可我感觉奶子好像更大了!”小师妹被摸得胸前滚烫,乳头翘的老高,她不知是否打开了郁结,但心里慢慢渴望大手敷在上面,每次乳头刚软下来,掌心轻轻一压一吸就又挺了起来了,在手指一揉,一股激流袭上心头,乳头一阵酥软。


  “别怕,师父已把戾气转化为真气,你现在是真气充沛。”师父一下把她抱在怀里,两个奶子都被挤开,挂在两边。


  “为师帮你把身下另一处气穴也一并打通,可好?”


  “嗯,望师父快快才是。嗯~”她也不问另一处气穴所在,只待师父帮她。


  “根据脉象显示,另一处郁结…应在此处!”师父的大手一下侵入她的下体,紧紧包住那簇柔荑。


  “嗯~真的吗?可是师父你摸的我下面感觉怪怪的。”小师妹眯着眼,不知所谓的询问。


  “你是不是感觉一股炙热盘旋在丹田,无法释放?”师父在那上面抓了又松,高起的肉阜充满弹性,用力撞上去,一定是肉乎乎的弹开。粗燥的手指夹住下面两片肉片,上下摆动,搓揉,时快时慢,间或轻轻拍打。每拍打一次,小穴里就挤出一汩细水,肉片就更加润滑,搓揉的更加舒爽。


  “师父!果然是的,弟子身下正是一团火在熊熊燃烧,现在整个身体都热,心里也热,弟子难受!”小师妹撩起自己衣服,露出一对嫩乳,嫩乳爆起怒挺,小师妹自己抱起来甩动,乳头上不知是香汗还是泌乳肆意挥洒。


  师父手上沾满了花汁,放在鼻子上一闻,满满的一股青春芳香,师父快速将她放在石台上,手上一直没停,怕她醒过神还会犹豫。


  小师妹一躺下来,双脚就自然的踩在石台上,两条腿并在一起。


  “有没有感觉一股莫名的火热,在丹田燃烧?”师父一手揉搓,一手去褪她的裙衣。


  裙衣一落下,身下的美景几乎尽收眼底了,双腿合拢处稀稀落落几根小毛贴着体肤,还是细细柔柔也未弯曲,看来也是新生毛发。


  “师父,弟子说不清,就是一种奇怪的感觉,嗯~”小师妹扭动了下肥嫩的屁股,屁股下面已经流下一滩水迹,她扭动着,像是闪躲,更像是寻找,寻找一个东西深入气穴,能将丹田中的燥热释放出来。


  师父将并拢的双腿用力掰开,小师妹大腿根里的秘处就不得不开放,准备待客了。两瓣雪白饱满挤到一块,完全夹住里面的蜜肉迷人洞,师父用手按住两边膝盖,用力向下压平,终于一朵花开了,里面的花蕊召唤着勤劳的蜜蜂,去采花蜜了……
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