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网球场夜调教
网球场夜调教
天快变黑了,在树林边的网球场四周没人,所有的社团活动大都结束了,校园静悄悄的。


  「贺尔蒙的注射好像发生作用了。」武泽眯起眼睛看爱子。虽只有四天,可能是由于连续注射的关系,所以爱子的身体曲线看来成熟了。即使是穿上网球装,腰围也显得丰满些,这也许是心理作用吧!


  「爱子,每天给你做特训,你是不是很高兴?」武泽把爱子搂在怀里亲吻。


  「唔……」爱子发出低沉的哼声。虽说是认命了,但对插入嘴里舌头的感觉还是厌恶,不由得产生恶寒,从背后掠过。


  吸吮可爱的舌尖时发出啾啾的淫猥声,期间武泽把唾液送过来。


  「哎呀……好脏………」爱子虽是快哭出来,但仍将唾液吞下。


  武泽手伸入运动衫,抚摸乳房。


  「不要!」爱子小声拒绝。


  「好像大了点,这是我特训的成果,你该感谢。「「啊……教练……不要这样……」「好吧,叫你来是为了特训,现在要改变你的姿势,拿球拍,摆好姿势。


  「武泽意外的松手,但给爱子的不是」球拍「,而是真正的球拍。


  「是,教练,」爱子松口气,拿起球拍,摆出击球的姿势。


  「上身弯一点,背后太直是无法应付对方杀球的。」武泽的手从背后推爱子的肩。


  「是。「爱子照武泽的话,上身向前顷。


  「很好,然后腰要向下沉,屁股向后挺。」


  「是的,教练。「爱子露出稍为疑惑的表情,但还是照做了。


  今天没有过份的要求,也许是真的指导网球了,爱子松一口气,甚至还产生期待感。


  「很好,这姿势不错。」武泽双手抱胸前,好像很满意一样,跟着说:「就这样不要动。」「是,教练。」爱子很顺从的回答,以为真的检查她的姿势,但是想法太单纯,因为武泽的手突然伸入三角裤里。


  「啊!这是做什么?」这样叫为时已晚了,因为裤子已被拉到脚下,爱子不由得惊恐的哀求着说:「教绅,请不要这样。」「这东西会干扰特训,从下次起,你来时不要穿三角裤。知道吗?」武泽蹲下去,从爱子脚下脱掉三角裤,放在自己的裤袋里。


  「这……这是……「


  「不要动!如果你把刚才调好的姿势弄坏,不会轻易放过你的。」就好像阻止爱子回头似的,武泽抢先说话。不让爱子有思考的时间,跟着解释说:


  「爱子,你要记住!这姿势是站立性交最好的。」「什么?」爱子不由得发出惊讶的声音。


  「这个姿势使阴茎顺利进入阴户里。」武泽拉下运动裤的拉链,掏出自己坚硬的肉棒,用吐在手掌上的唾液润湿前端。


  「不……教练!不要这样!」爱子感到背后的动静,拼命哀求。


  「事到如今,不要这样惨叫,你和我已经有过十几次经验了!」武泽发出嘲笑声,用龟头顶在阴唇上。


  「我不要在这种地方…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在这里………」爱子为逃避,一面扭动屁股,一面哀求。在神圣的球场变成男人的玩物受到揉躏,觉得自己既可悲又悲惨,只能苦苦的哀求着说:「教练!请不要这样……」武泽不理会爱子哀求,撩起迷你裙,抱紧光滑圆润的屁股,把龟头插入肉缝里。


  「啊!不要……啊……「爱子的惨叫声在球场拖着长尾音。武泽的肉棒也噗吱吱的插入根部。

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


  「你的阴户实在很好。舒服极了。」只是插进去武泽就谜起眼睛陶醉。


  爱子的肉洞小,那种紧的感觉特别好,里面肉洞像要推出肉棒般蝙动,更夹紧肉棒,不用抽插也有快感。


  这是百人中只一人的上等货色。


  武泽抱紧屁股,开始缓慢抽插。坚硬的肉棒插入较紧的肉洞,爱子皱起眉头,发出哼声,已受过十几次凌辱,虽没有第一次的疼痛,但干涸的肉洞受凌辱时还是会痛。


  「不要……不要啦!」


  想逃避用力扭动时反增加快感,武泽更用力攻击,口中兴奋的说:「爱子的阴户味道太美了,我的肉棒快溶化了。」武泽在爱子的耳边说淫语,猛烈前后摇动屁股,手伸到前面揉搓乳房。


  「啊……唔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啊……」


  「你是笨蛋呀!这世界上哪有人说不要就拔出来的!」更快速噗吱的抽插,手指玩弄乳头。


  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爱子的声音发出回音。


  武泽露出色眯眯的笑容,一手夹住乳头,一手揉搓阴核。


  「不要啊……不要……教练……」爱子用力扭动身体。


  「你这好色的高中女生,乳房阴户,阴核同时受到爱抚还不满足。」武泽抓住爱子的头发,让她把脸转过来然后说:「爱子我们来接吻吧,好不好?」武泽接吻后,立刻将舌尖伸入爱子嘴里。


  「唔……」爱子发出痛苦的哼声,在神圣球场受到凌辱,不由得流出伤心眼泪。


  「爱子,舒服了吗?这样还不舒服就没资格活下去。」更快速抽插,当然不会忘记揉搓乳房和阴核。

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啦……教练……」


  「哼!想不要的人,还流出如此多蜜汁。」武泽嘲笑道。


  「啊………那是……」武泽说的没错,爱子无法反驳,屈辱和厌恶使她痛苦,但不知从何时,体内慢慢涌出奇妙的快感。爱子实在不了解为何要受如此屈辱,还会有蜜汁,心中无助地呐喊着:「为什么……这是为什么…………」「这是因为你还不能感受到身为女人的事实。」武泽插到底时对爱子调侃地说:「不过,这黏液是好证明,表示你做我的女人已尝到性交的滋味了。」「没有,没有的事!」爱子绝不愿承认受讨厌的人凌辱还有反应。


  「怎么想是你的自由,因为有一时期,身心的感受是不同的。」武泽猛烈抽插,两人下体相碰发出清脆声响。


  ************


  「这种时间在这里做啥?」


  突然背后传来尖锐歇斯底里的声音。武泽一时间停止呼吸。这是教国文的老处女,她认为除学问外没有其他东西有助人格的发展,从武泽的角度看,是个顽固的女人。


  「被最可怕的人看到了……首先报告校长,然后教育委员会再是警察……」武泽心里如是想。


  抽插停止。


  爱子知道自己会被开除。


  「哦!因为这学生太笨,今天是特别指导,哈哈!」肉棒仍在里面,使身体密接,发出开朗的笑声。


  「啊!原来如此!」老处女没又追问,只是说:「学生的本份是学问,差不多该让她回家了吧!」老处女用手推一下深渡眼镜,瞪一眼武泽。


  「哼!大近视,得救了………………」武泽松一口气,还故意噗吱噗吱的抽插,同时口中随意的回答:「知道了,马上让她回去,无论如何功课重要。」「知道就好。」老处女露出严肃的表情走了。


  ************


  「她要你早点回家用功。」武泽扭动屁股,用龟头在子宫摩擦。


  「唔……不要……」


  「对了吧!你是不要用功,喜欢性交是吧?」


  「啊……教练……饶了我啊…………」


  「那你就说,我是较喜欢性交的女孩。「武泽一面揉搓一面抽插。


  「啊…不要啦…不要这样…不要啊……」爱子哼着,软弱无力的摇头。随肉棒进出,快感向全身扩散,爱子虽然十分气愤,但同时向投降的时刻的确已经接近了。


  「啊……不要啊……」


  「你不要假了,流出那样多的蜜汁,没资格说那种话。」猛烈抽插时,强烈快感冲向脑顶,爱子没办法只有口中无力的哀求:「不要……不要这样啦……」TOP


  小 中 大 3楼


  「那你说呀!」


  「啊……不……我……是喜欢性交的女孩……」下意识的说出来,理性开始瓦解,产生新快感。
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」爱子皱起眉头,微张的嘴露出哼声,苦闷的扭动屁股。


  「哦!你尝到滋味了!」武泽眯起眼睛,改变成小幅度的抽插运动。心里得意的大笑:「现在她完全变成我的女人…………」「啊……放了我吧……放了我啊……」爱子断断续缚的哼声在黑暗的球场边响起。


  【完】